時節

如果世界残酷,请紧握爱与自由。

岁月情长
竹马成双
数载夏秋
未完待续

疯月轩:

把之前的宿命梗整理扩充上了下色~共9p

当初边翻视频边画,感触特别多,但是现在看来有点羞羞哒~~😳

不过又怎样,谁叫我那么喜欢你们😘~~

希望明年也能羞羞哒继续画你们之间的小故事,山城竹马,三载夏秋~永远未完待续~~💙💚


【此组图不做任何授权】

有人说,早知结局会是如此难过,倒不如早些时候的你们不曾遇见。
有人说,​即使结局是这般遗憾,也很庆幸你们曾有过一段属于你们的峥嵘岁月。
​我说,其实他们早已明白也早已预言过终将分离的道理,只不过决定继续坚持的是他们,而我们能做的就是给予能力范围内的支持与喜爱。

请继续刻苦,做最好的自己。

我活过来了。
请一定要友谊长久。

丁医生,我心里虚得很呐

[鑫逸]

- 新生教育第一天放学回家坐公交时的真实经历,感谢新同学​给我带来的灵感和脑洞(三分之一的真实和三分之二的脑洞)
- 都是普通高一新生设定(估计会有很多废话和鸡汤毕竟今天我们班主任真的从一开始就煲鸡汤煲到下课放学...
- 社会主义___情我爱了/永远都不许上升真人​

>>>

今天是高一的新生教育​。

昨晚和丁程鑫通宵吃鸡的敖子逸听班主任说了一整天的鸡汤和校规,觉得自己累到只要腾个地给他,他就能立马呼呼大睡。

偏偏站在身旁和自己等车的丁程鑫却依旧精神到像睡了三天三夜,惹得​路过的不少花季少女窃窃私语,一步一回头,眼里的欢喜都能把自己给淹没了。

“切,看什么看。”​
“还不是普通人一个。”​

“嗯?什么?”​

带着耳机的丁程鑫看见敖子逸望向自己,嘴里念念有词​的不知讲些什么,连忙摘下耳机询问。

“没什么,诶车来了。”​
“等会儿我先上,你随后哈。”​

“好。”​

敖子逸还是放心不下,担心第一次搭公交来新学校的丁程鑫会忘记回去的路,急急忙忙地抓住他的手腕就往车上挤。




毕竟还是下班高峰期,人流量也不是吹的。

几乎每个站都只上不下,车里的人越来越多,敖子逸被挤得前不着把手后不着座位,手里握住丁程鑫的手也没敢放松半分。

“哇司机——好好开行不行!!”
“哎嘛呀我去!差点把我给摔了!”
“诶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你站稳了啊。”
“行。”
……

司机一个急刹,让车上的乘客都往后倾了一下。一时间​,车上就热闹了起来,抱怨的抱怨,道歉的道歉,只有敖子逸傻愣愣的被丁程鑫用手围在怀里。

​“我...”

“下次记得上车先扶好扶手,别光顾着拉别人。”​

“嗯...”​

敖子逸悄悄把视线从丁程鑫的嘴唇上移​开,一不小心就对上了他的眼神,里面藏着担心,和一些平时看不到的东西。​





“那有位置了,去坐下吧。”​

“哦哦。”​

敖子逸立即挤开人群往丁程鑫指的方向走去,​坐下了之后才发现这样一来,丁程鑫还是站着的。想着作为兄弟,当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二话不说就往一旁挪了挪。

说是挪了挪,其实整个人的屁股已经坐在椅边上了。

“快!快坐下!”​

“你别挪了,自己坐吧,我不累。”​

“不行,你快坐。”​

“这是什么事啊...真是——”​

敖子逸抬起头满脸期待地用那双明眸盯着自己,丁程鑫只觉得有点透不过气,耳朵也跟着身体热了起来。

这车没开窗吧,闷死了。
丁程鑫在心里想。

​“这是爱情啊。”
一把略微娇柔的女声传入了敖子逸的耳朵,声音主人这俏皮的语调赤裸裸的告诉了他,自己和丁程鑫的关系被误会了。

就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把敖子逸硬生生吓了一把,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心里就是虚得很。而后不到三秒就反应过来,用眼角的余光瞄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发现他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似乎没有听到,不由得暗自吐了口气。

“你说这么大声干嘛,我听到了。”​

女生看着敖子逸,​被他装凶威胁的眼神逗笑了,连忙说了句“对不起我错了”就往里走,心里更加确定了自己刚刚看到他们第一眼时的想法。

“你说什么?”​

“没有。”

丁程鑫又突然摘下耳机询问,敖子逸心里还是很空,下意识的就把耳机塞回了自己耳朵​。​

丁程鑫也没说什么,低下头笑了笑。




​耳机里播放着五月天的《如果我们不曾相遇》,是敖子逸歌单里最喜欢的一首歌。想了想,伸手摸进丁程鑫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他的手机,输入了一串熟悉的密码,“哒”的一声就出现了主页的界面。

滑动屏幕​,找到了听歌软件,打开丁程鑫的歌单,发现居然和自己的几乎一样,连顺序都差不多。心下一动,脑海里又浮现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丁程鑫——”​​
“你手机密码的那串数字是什么意思啊?”​

“我到站了。”​
“手机先给你,你回家自己研究吧。”​
“再见。”​

“手机不要了吗?”​

“你喜欢都给你。”​

敖子逸觉得今天的丁程鑫疯了。​




“299926...啧。”​
“我在干嘛啊...居然浪费时间研究这个...”​
“算了——”​
“还是看看他手机里有什么好玩的。”​

敖子逸左滑一下右滑一下,对于明明手机一个游戏都没下,64G的内存却白白浪费了52G的丁程鑫发出不满的抗议,嘴上念叨个不停。​

“这家伙,瞒着我下片看了吧!”​
“一个游戏都没有,以后我无聊的时候怎么办!!”​​

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又把敖子逸自己给整懵了。

“我完了。”​
“我又开始说胡话了。”​​
“醒醒敖子逸!你和丁程鑫可是从小玩到大的社会主义兄弟情!想什么!”​

伸手拍了几下自己的额头,抱着好奇心又打开了图库。

“嘿,让我瞧瞧你的黑历——”​
“妈!我老花了!快带我去配眼镜!”​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
“快出来,程程来家里吃饭了。”​

​敖子逸觉得自己不仅老花,还伴随着幻听。





“吃啊小逸——”​

“妈,我最近老觉得心里虚得慌,你带我去看看吧。”​

“哪儿呢...”​

“这儿。”​

敖子逸看着丁程鑫吃饭时的样子​,手往心脏的位置轻轻一拍,觉得又虚了几分。

“阿姨,等会儿我吃完饭就带小逸回家让我爸看看吧。”​

“诶那行,小逸啊你就去你丁叔叔那儿瞧瞧,你丁叔叔可是老医师了。”​

“放心吧阿姨,小逸交给我准没错。”​

“好好好。”​

听着俩人的对话,敖子逸怎么觉得自己妈妈在嫁女儿呢?

诶不对!我这脑子又在想些什么啊!

敖子逸百思不得其解。




吃完饭丁程鑫就拉着敖子逸出门了。

“丁程鑫儿....你告诉我你的密码什么意思呗?”​

“真猜不出?”​

“哎哟我给你叫爸爸了,您可别再折磨我这小脑壳了。”​
“说呗。”​

“诶,你要听歌吗?”​

“听什么歌啦!我没带耳机!”​

“我带了,我们听歌吧。”​

丁程鑫把手伸进敖子逸的裤子口袋里​,与敖子逸插在裤袋里的手碰在了一起。从外界伸进来的手凉凉的,让敖子逸热到出汗的手感到了一丝舒服。

微凉的手顺走了口袋里的手机,插上耳机。

丁程鑫把两只耳机都塞进了敖子逸的耳朵里,点了一下五月天的《如果我们不曾相遇》​,突然就笑了起来。

因为丁程鑫真的就是白里透红的那种人,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一个发光体,倒映在敖子逸的眼睛里。

“你说什么?”​

敖子逸​满脑子都是歌词,耳朵里都是旋律,根本没有听清楚丁程鑫说了什么。

“哈?什么?”​
“你再大声点!”​

看着敖子逸不自觉上扬的微笑,丁程鑫摘下了敖子逸的耳机,说了一句话。​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不存在这首歌曲。”




如果他们不曾相遇,丁程鑫就不会因为听到女生说的那句话​和敖子逸无力的反驳,心脏开始了生平第一次的不正常律动。

如果他们不曾相遇,敖子逸就不会知道丁程鑫​内存64G的手机里,他的照片占了差不多50G,联系人列表里只有一串被备注为“我的小朋友”的手机号码。

如果他们不曾相遇,丁程鑫手机锁屏密码的秘密敖子逸永远都不会知道。

如果他们不曾相遇,敖子逸就不会看到丁程鑫那句无声​的表白。

幸运的是,他们相遇了。




“丁医生——”
“我心里虚得很呐...怎么办啊。”

“我给你看看吧。”
“不过很可能需要一辈子的时间。”

“那就一辈子吧。”
“看不好的话,下辈子也要继续哦。”

“好。”



晒伤的脱皮 意外的雪景
与你相依的四季
苍狗又白云 身旁有了你
匆匆轮回又有何惧
那一天 那一刻 那个场景
你出现在我生命
每一分 每一秒 每个表情
故事都充满惊奇
……​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我会是在哪里
如果我们从不曾相识
不存在这首歌曲

带着耳机的敖子逸看见丁程鑫的嘴动了动,然后就露出了一口白牙,笑得像个傻子。

他说:

“我喜欢你。”

<<<




像我这种文笔,写不出鑫逸万分之一的甜。
只是突然好想他们啊。

希望无论是现实中的他们,还是平行时空里的他们,都可以一直勇敢的走下去,不管生活是如意还是不如意,都要开开心心的。
不要再回头​了,用力往前奔跑吧。
我相信,明天一定,是属于你们的时代。​


“祝君武运昌隆。”​

祝君武运昌隆。

贰月熹微:

我曾经以为像二零一七年的夏天会有很多个
后来发现我错了 二零一七年夏天是一笔绝唱


人总是要长大的 活在过去只能感动自己
那年夏天稚嫩的少年已可以在舞台熠熠闪光
我们为何还要盼着他们恢复当年羞涩的模样


没有什么人是不可以被取代的
那些海誓山盟 一起在一起的承诺
四个字就足矣概括
-年少轻狂


故事并没有绝对圆满的结局
分开之后各自想念 开始新生活 这就是圆满结局
所以我们为什么还要只活在那一个短短的夏天


自我麻痹没有用 那个夏天已经回不去了
何妨不向前看 少年们当年不是已经预言了现在


“某一天某一刻某次呼吸 我们终将再分离”
“而我的自传里曾经有你 没有遗憾的诗句”


2018/08/26

摘纪录:

所谓无底深渊,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木心《素履之往》


感谢推荐

#山城竹马一鑫一逸#

要一直陪在对方身边,一起努力,一起大步向前走。

🎈🎈

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亓乐]

- 深度发觉经纪人简亓×深度发觉一线流量小生米乐
- 最近搞上的祺逸(这对北极圈cp一点也不冷还很甜
- ​每天都会写很多奇奇怪怪的片段但有趣的真的很少很少(我真的很啰嗦诶哈哈哈
- 敲敲小黑板!不许上升文外人!

>>>
我叫米乐。

我是深度发觉的一名签约艺人,我有一个全能到可以出道的经纪人,他叫简亓。

-

我叫简亓。

我是深度发觉王牌经纪人之一,我有一个职业生涯里最难带的艺人,他叫米乐。

///

“简亓!你啷个回事!”

“又怎么了我的小祖宗——”

“你居然把我的火腿肠全leng了!!”
“那可是我用来续命的!!”

“最近你有一个秀场的通告,该减减了。”

“我不!你快!把我的火腿肠还我!!!”

“没得商量。”
“时间不早了,你该睡了。”
“我走了。”

“不走行不行...”
“陪一陪我嘛,我夜盲。”

“开灯睡吧。”
“走了。”

“诶!”

随着关门声响起,米乐从被窝里伸出手把床头灯“啪嗒”关掉了。房间内陷入了一片漆黑,在房门外停留的简亓从缝隙里看到亮光消失,便靠着墙坐下了。

“对不起...我不是你可以永远依靠的人。”​

-

简亓是以优等的成绩从音乐系毕业的,刚出来社会时,内心装着对未来满心的期待和对生活的无限热爱。

他认为,没什么难题是坚持解决不了的。
后来发现,没什么坚持是现实打不败的。

当他四处碰壁后,明白做梦很容易,但实现很难。与其在自己身上花时间,倒不如做一个帮别人实现愿望的人,于是他选择了当一名娱乐公司经纪人。

而米乐则是他带的第一个艺人。

一名刚毕业的高中生,因为对舞台的向往,在现实与梦想中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后者,孤身一人跑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和当时的他一个样。

那时简亓选择读音乐,父母已经大发雷霆了不下十次,最后一次更是挑明说要是敢逆他们的意,就断绝关系。

可是年少气盛,哪顾得这么多。
除了手机,什么都没带就摔门出去,然后就再也没回过家。

后悔是后悔的,他知道父母再怎么狠心也不会丢下自己,但自己也不能窝囊到一无所有的就回家,这是简亓的原则。

-

他记得特别清楚,初次见面时自己问米乐为什么向往娱乐圈这种五光十色的地方,米乐只是拿起大排档老板娘刚拿过来的一瓶啤酒,大大灌了几口下肚,然后笑了笑,不好意思的用手摸了摸鼻头。

“只是想圆小时候的一个梦罢了。”

“为什么?”

“小时候看电视上的明星,都特别厉害,每个人在舞台上都闪闪发光的,像星河系的中心。”
“所以我也想,成为宇宙中心。”

“你相信吗,我会帮你实现你的愿望。”

“相信。”

简亓看着米乐望向他的双眼,很大很亮,像揉入了大片星辰。

///

在米乐心里,简亓一直是个很神奇的存在。

自己提过或是没提过的愿望,他每次都能实现,神奇得就像是住在自己心里一样,你想什么他都明白。

事实上,他的确是住在自己心里的,独一无二的人。

-

出道没多久后,米乐就如愿的成为了宇宙中心。

深度发觉的一线艺人,通告多到接不完,出门时对父母许下的会努力赚大钱的承诺也实现了,能展现自己的舞台也不再稀缺,一切都是往自己预定的方向走。

可一些计划的东西真正得到后,似乎也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开心。

缺少了什么呢?是惊喜。​
生活需要的不是计划,是自己无意中发现的惊喜。

-

而喜欢上简亓,就是米乐没有计划好的,最不可控的惊喜。

偶尔发现自己在走神的时候,脑海里会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他认真工作时的模样​,在他无意靠得过近时,耳朵会不受控制的变粉然后变红,在他那双漆黑深邃的双眸直视自己说话时,心跳会不受控制的“噗通噗通”加快跳动速率。​

​米乐曾经试探过简亓对于这种感情的看法,简亓也只是略略带过,从未过多评价。

-

真正打破猜疑的那天,是碰见简亓牵着一个女生的手,带着宠溺又甜蜜的笑,与她并肩穿过斑马线,推门,走进自己所在的咖啡店。

米乐就坐在他们那一桌不远处,想怎么忽视也忽视不了简亓用自己的勺子喂对面女生自己那份蛋糕的一幕。最后干脆带上耳机低着头,看着明明已经看了半个小时还停留在同一页的杂志,自嘲的笑了笑,嘀咕了一句。

“这什么垃圾杂志,净写些虚假消息。”

-

杂志上那一页的标题是:

[细数深度发觉经纪人疑似恋上自家艺人的各大疑点]

///

接到米乐电话时,简亓正在和上次在咖啡店约会的女生吃饭。

“喂,阿乐。”
“怎么了?”

“简亓...快来接我。”
“很多举着相机和录音笔的人突然出现在我家楼下,一股脑的涌上来问我——”
“是不是喜欢你。”

“你等着我。”

“好。”

等简亓赶到米乐家楼下时,米乐正被记者围堵得喘不过气。已经快到崩溃边缘的米乐一见到简亓就像疯了一样,推开记者就扑进他怀里。

“简大经纪,请问您和您的艺人米乐是恋人关系吗?” “听说你们早已同居,这是真的吗?” “米乐米乐,请您回应一下好吗?” “简大经纪...”
……

“对不起,这些问题不作回答。”
“你们的言语对我家艺人已经构成诽谤,我会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请你们——立即离开!”

-

“米乐...米乐...”
“阿乐!”

“嗯?”

“没事了没事了。”
“他们都走了,你看看。”

米乐从简亓的怀里抬起头,手上还紧紧攥着简亓的衬衣领子不放。

他很怕​,很怕一放手简亓就走了。

“简亓——”​
“你刚刚在干嘛...怎么这么久才来接我。”​

“我...”​
“我在约会。”​

米乐没有说话,​把手从简亓的领子上放了下来,从简亓怀里退了出来,主动隔开了一米的距离。

“那...那你女朋友会不会误会啊?”​
“要不要...要不要我去给她解释一下?”​

“不用了。”​
“反正是家里人安排的。”​
“正愁没方法脱身。”​

“简亓——”​
“你喜欢我吗?”​

“喜欢。”​
“我家的艺人我都喜欢。”​

米乐心里刚荡起的涟漪又恢复了平静,礼貌的笑了笑,然后转身回了家。

“可是我喜欢你啊。”​

声音虽小,但简亓听的很清楚。

-

“对不起。”
“你不可以因为我而失去一切。”

///

那天过后,米乐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生的身影。

简亓的身边又重新只剩下了自己​,可那些流言蜚语却消失不见了,米乐又开始纳闷了起来。

“简大经纪好手段啊,这都能摆平。”​

“怎么,替你解决问题你还不满意。”​

“满意——”​ 个鬼。

米乐倒宁愿谣言没被澄清,说不定哪一天就能逼到简亓说真话了​。

“对了,我下星期要去伦敦出差。”​
​“我给你找了个生活助理,你记得给人家点好脸色。”
“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任劳任怨的。”​

“为什么突然出差啊?”​

“因为工作啊。”​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一定,看安排吧。”​

“能不能让别人去...”​
“别的生活助理肯定没有你细心,要是我生病了怎么办?”​
“只有你才能照顾好我。”​

“阿乐,你不小了。”​
“得学会照顾自己,要是到时候我离开了...”​

“离开?你要去哪?”​

“没有。”​
“我说以后,以后你重新成为普通人,会有自己的生活,会结婚生子,你得长大啊。”​
“要照顾好身边的人,更要照顾好自己。”​

“我...”​ 不能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吗...​

“听话。”​

“哦。”​

-

简亓星期一就走了。​

如他所说的,生活助理当天就来报到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位代理经纪人。

那位经纪人是公司里另一位金牌经纪人,为米乐争取最好的通告,用尽全力把他再往上推了一层,可以说是比简亓带得还好。可米乐一点也不开心,没有简亓的米乐一点都不开心。

以前每天晚上被简亓逼着早睡的习惯随着简亓离开的日子,消失得荡然无存。拿起手机,按下了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串电话号码,看着电话拨出去,然后被接通。

“喂?”​
“你怎么还没睡?”
“快去睡觉。”

“简亓。”​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不回来了?”​

“我...我很快就回来。”​

“你骗人,你就是个骗子...”​
“你明明都给我找好经纪人了。”​
“你要丢下我自己逃跑了吗?”​​

“我——”​

“你知道的。”
“我知道你知道的。”​
“你就是不喜欢也不用逃到那么远的地方啊。”​
“你说不就行了,我可以放弃所有自己走的。”​

“不可以!那是你的梦想啊...”​

“曾经我以为是。”​
“可与你相比,那些根本不值一提。”​
“什么垃圾梦想,只不过是一个与现实赌气的约定罢了。”​
“我要的,是愿意为我实现愿望的你啊。”​
“是那个明明被残酷的现实糊弄到遍体鳞伤,还愿意相信靠自己的能力可以与生活对抗的你啊。”​

“对不起。”​

“简亓——”​
“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啊?”​
“别家艺人都有自己的经纪人接,就我一个人,在影视城门口等着我家经纪人,等他带我回家...”​

“你再等我一次吧。”​
“好吗?”​

“好。”​
“最后一次了。”​
“明天早上六点你要是不能出现在影视城门口...”​
“我以后也不等你了。”​

“嘟——”​

​-

米乐就一直在影视城门口坐了一晚。

凌晨五点五十九分,米乐望着拐角处​,心里倒数着距离简亓出现的时间。

“57、58、59、60——”​

六点整,米乐没有等到简亓。

“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我再也不等你了。”​

因为坐了一晚,也没休息好,起身一个踉跄​就往前倒。差点以为要摔下了,突然有一双手扶了一下自己的肩膀,米乐满心欢喜的回过头,发现只不过是路过的一位好心人。

简亓啊简亓,你要是现在出现我就什么都原谅你,最后一个机会了,知道吗?
米乐闭上眼睛在心里带着妥协的想​。

倒数十秒,睁开眼,却依旧还是冷清的街道。​

///

“我在这。”
“所以你会原谅我吗?”

米乐听到熟悉的嗓音和语气,立马转身,看见他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眼底还挂着淡淡的黑眼圈,可心里却忍不住悸动。

“你个傻子!”
“叫你回来你还真赶回来啊!”
“不会好好休息好再回来吗...”

“你说要是我没按时到就不会再等我的了啊。”

“我说你就信了啊...我什么时候会不等你。”
“你就是让我等一辈子我也等。”

“那我不想让你等那么久。”
“我想早点接你回家,早点给你做饭,早点给哄你睡觉,早点让你安心...”
“早点和你在一起。”

“哪种在一起啊?”

“一辈子在一起的那种一起。”

“好的。”

<<<